秘乐魔方app下载安装

♂? ,,

楼乙就是这无数无名氏中的一个,可是他不愿意向命运妥协,想要从尸山血海中踏出来,从无数的尸体中爬出来,他要走出一条自己的成仙之路,这是他的执念,也是他的决心。

小树世界里的时间并不漫长,这一个月的时间看似短暂,然而当对着一件事情,反反复复去观察之时,就会发现,其实一个月也挺长的。

这次飞刀与五龙争斗的画面,其实非常短暂,可是却在楼乙的面前,反反复复重复了整整一个月,而楼乙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不眠不休的看了整整一个月。

这是一种偏激的执着,只为了抓住那稍纵即逝的一丝灵感,好在小树内每过十二个时辰,就会幻化出一滴精纯的碧绿色树液,此液蕴含无穷无尽之生机。

不仅如此的是,楼乙的身体在被树液滋润的同时,肌体的强度也在不断增强,最为显著的就是,他的肌肉线条更加棱角分明,虽然盘膝不同,却如山岳一样,蕴含着巨大的能量。

这种感觉如果外人来看,看似静止不动,容易受到攻击,然而真正面对之时,又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怪异感觉,古语有云,不动如山,莫过于此。

这也是楼乙这一个月来的心得,他无时无刻不在观察五条巨龙的动作,那白灿飞刀神出鬼没,令人防不胜防,往往白光一闪,划破虚空,速度之快匪夷所思。

当初在北山堡,看到张乐山与北囚五之间的战斗,楼乙曾经感叹,力破千钧不及无双之速,然而此时再看五龙斗飞刀,却又看出了不同的东西。

飞刀的速度可以说是他平生仅见,即便是张乐山在其面前也不过如刚坠地之婴孩,然而即便是如此之速,在面对毫无破绽的五色巨龙,却也显得无从下手。

之前观玄龙被飞刀劈飞之时,楼乙曾想如此神刀,谁能挡的下来,可是当五色巨龙聚首,合而为一之时,楼乙发现一切都变了。

明明飞刀的速度没有丝毫变化,威力也没有变弱,可是在面对五色巨龙之时,却没有了之前的无坚不摧。

秀美李宝儿温暖笑容十足迷人

而且更为神奇的是,五色巨龙根本一动不动,仅仅只是呆在原地,却给人一种浑然天成之感,最后飞刀以极其刁钻的位置,想要斩断龙首,却不料被轻描淡写的一爪,死死的扣在了手心之中。

而且这种感觉十分玄妙,楼乙着一个月来都在观察这个,他总也抓不住那种浑然天成之感,那缓缓探出的龙爪,看似缓慢,却根本避无可避,空间与时间仿佛在那一瞬间被禁锢了。

楼乙能够感觉到五色巨龙身边的空间,受到巨龙之爪的操控,向着它龙爪的方向汇聚而来,飞刀明明刁钻至极,且根本避无可避,却诡异莫名的落在了龙爪之中。

他在脑海中无数次的模仿此招,结果被飞刀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削掉首级,他发现飞刀虽然诡异莫名,可是似乎对削首情有独钟。

然而即便楼乙明明知道如何去阻止它这么做,却因为反应速度太慢,而最终功亏一篑。

他开始疯狂的寻找原因,从五色巨龙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找起,最开始他想要模仿龙的姿势,结果发现自己即便能够模仿龙爪跟龙牙,可是龙的躯体却无法模仿。

他不可能做到将身体盘旋扭曲,这种夸张的动作,恐怕只有蛇族等一些骨骼特异的生物,才能够模仿。

无奈的是他是人族,做不到那么完美,但是他是偏执的,形态上做不到,那就从意识上找补回来,可是这才是其中最难的。

这一试足足耽误了他半个月的时间,然而仍有一丝契机没有能够掌握的到,不过他的神韵已成,此刻这不动如山之势,不过只是他在巩固这一个月来的成果罢了。

他无法从五色巨龙的形体上寻找突破口,却无意间从兵法上找到了相近之处。

兵法有云,“其疾如风,其徐如林,侵掠如火,不动如山,难知阴明,动如雷霆。”

楼乙觉得十分符合五色巨龙对付灿白飞刀的方式。

不动如山,静而思动。

身如松柏,立而不摇。

动如烈焰,燎原难遏。

迅如疾风,无处可逃。

楼乙将此融入到自己的身法之中,配合龙涛十五式反复推演,得此四字真言。

以前楼乙对敌,总也无法抓住时机,再加上这龙涛十五式,虽得招法,却无神韵,更为重要的是,他五行不,难以发挥掌法的威力,因此对敌之时,往往缚手缚脚,打的格外难受。

而如今却不同了,随着理解不同,楼乙发现,其实他是钻了牛角尖,既然是龙族战法,何必非要原样照搬,难道说木灵气就不能施展五龙称尊?难道风灵气就不能施展玄龙闹渊吗?

这完是自己臆想出来的,结果被他发现,任何一系的灵脉,都可以施展出龙涛十五式,只是属性不同罢了。

如此一来,楼乙喜出望外,不仅将龙涛十五式日日研习,更是将四字真言,融入到龙涛十五式中,反复推敲磨练。

他很期待有朝一日,自己能够五行聚合,到时候就能真的做到如五色巨龙那般,信手拈来,浑然天成……

过了大概一个时辰,楼乙收功起身,一个月的不眠不休,让他收获极大,不仅摆脱了灵脉的对于龙涛十五式的束缚,更领悟了四字真言,从此对敌增加了许多筹码。

与此同时楼乙对于灿白飞刀的攻击方式,也有了一定的心得体会。

他一直都在为自己的风灵脉无甚攻击,而感到无奈,风灵脉最大的作用是,增强自身各项机能,可是当他在寒松镇看到白头翁对阵赤炼妖女,让他内心的想法改变了。

只是苦于没有好的方式,始终只能将其融入到疾风术中增加速度,再到后来的张乐山对战北囚五,让他对于风灵脉的认识又加深了许多,然而还是没有摆脱掉速度的影子。

风有无数种的表现方式,当初他被那山雕擒获之时,在鹰爪下顿悟风之韵律,当时他就在想,如果能以自身操控风之律动,所能施展出来的东西,必定威力无穷。

现如今他终于有了这个契机,灿白飞刀的神出鬼没,是对于空间的一种运用,这一点楼乙无法做到,但是他通过一个月的观察,除了掌握了四字真言,也从飞刀的攻击方式上,学到了至关重要的东西。

无声无息,无影无踪,无迹可寻,无所不在,无中生有……

重要的就是一个无字,只要自己能够做到,对方在无法察觉的情况下,展开致命一击,让对方在无声无息中死去,应该就是最完美的结局了。

战场之上,往往瞬息万变,刺杀对方主帅这种事情,历来有之……

楼乙能从兵法中窥得先机,自然也能从其中体悟到无字诀的精髓所在,此时他手持流风短刃,身体如同融入到风中,动作千变万化,让人难以捉摸。

只是动作总是显得格外怪异,并没有那种行云流水之感,这让他再次陷入到了苦恼之中,他静下心来思索,看着手里的流风短刃。

那颗风灵石仍旧镶嵌在凹槽之中,带给他无尽的回忆,看着它就仿佛看到了刘元,这柄短刃是刘元耗费了所有的积蓄,帮他亲自打造而成的,对他来说意义非凡。

不过现如今,它已经不成承受楼乙的力量了,或者说它已经承载不了楼乙的灵气灌注了。

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刀身,感受着它的每一个细节,就好像一位绝世剑客,在欣赏着自己的宝剑。

古语有云,返璞归真,任何器皿在真正的高手手中,都能够成为杀人利器,哪怕仅仅只是一叶草,一根枯枝,都可以成为无坚不摧的宝具。

楼乙的手掌缠绕着风灵气,韵律着轻灵之感,时而变得狂躁,时而变得厚重,时而如沐春风,时而迅疾如刃。

他一遍遍的将灵气注入到刀身之中。

只是同当初相比,现在的他更加专注,流风短刃如同他身体的一部分,成为了他最长的那根手指,刀身缓缓在空中划过,空气拂过刀身,就如同拂过他的手指。

点点青光自他躯体上释放出来,时而徐徐,时而迅疾,他的身影也乘着风忽隐忽现,他似乎终于找到了那一丝契机所在。

猛的身影诡异消失在了原地,转瞬间十丈开外,一道青光一闪即逝,毫无征兆,不可阻挡……

他站在原地,细细的体悟这一刀的神韵,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,剩下的时间里,他将所有的时间,都花在巩固修为之上,同时那一刀也越发诡异莫辨,他将其命名为龙牙刃击。

寓意着龙之齿,无坚不摧,锋利无匹,不过他觉得自己还需要再炼制一把短刃,毕竟有谁见过,只张一颗牙齿的龙。

周围的景物开始不断模糊,出去的时间终于到来了,楼乙在最后时刻不仅将招式升华,又体悟到了一式龙牙刃击,更在出去的前一天,修为突破到了筑基期七层,这一次的龙树空间之旅,可谓是收获颇丰,不虚此行。

Tagged